85669.com ∠  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85669.com >
这个案子值得每个消费者关注!
发布日期:2019-08-16 04:13   来源:未知   阅读:

  中消协首起公益诉讼案时间线月,中消协接到投诉函,反映山东福田雷沃重工国际中国股份有限公司(后更名为雷沃重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雷沃重工)生产、销售的“福田五星牌”正三轮摩托车不符合强制性国家标准规定、侵害消费者权益。

  随后,中消协成立专门工作组,并委托律师事务所开展调查取证。调查中发现,涉案企业生产销售不符合强制性国家标准以及被公告撤销的车型车辆数量大、范围广,损害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和社会公共利益。

  2016年7月1日,中消协就雷沃重工等四被告违法、违规生产销售正三轮摩托车提起公益诉讼。提出6项诉讼请求——

  1.判令被告立即停止生产、销售已被工信部《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撤销的所有型号产品;

  4.确认被告违法、违规生产和销售的行为对众多不特定消费者构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的“欺诈行为”;

  随后中消协与雷沃重工等四被告多次进行会谈、调解、质证,协同各地方消费者协会多次调查取证。

  2019年6月10日,经人民法院公告和审核后,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正式签发民事调解书。

  “为了追回一只鸡、必须杀掉一头牛”的个体维权困境,借由公益诉讼,有望从根本上得到解决。

  为了调查渤海溢油污染情况,贾方义已在海上漂泊数日,海面上斑斑点点的黑色油污,就像笼罩在他心头挥之不去的阴云。

  7个月之前,位于渤海中部的中海油与美国康菲石油公司合作项目——蓬莱19-3油田突发溢油事故,造成约6200平方公里海水受到污染。面对“肇事者”的逍遥法外,贾方义化身“孤胆斗士”,在没有法律先例的情况下,代表公众提起公益诉讼。

  贾方义“首诉”8年之后的2019年7月,中消协通报了其发起的首例公益诉讼案件,并称此案开创了我国消费公益诉讼“确认之诉”的先河,消费者可据此维权,并获得惩罚性赔偿。

  从贾方义的“孤军奋战”到中消协的“大获全胜”,8年时间里,我国公益诉讼被写进了《民事诉讼法》,在各地司法机关生根落地。“为了追回一只鸡、必须杀掉一头牛”的个体维权困境,借由公益诉讼,有望从根本上得到解决。

  针对渤海湾溢油事故所提起的公益诉讼,让贾方义成为了“中国环境公益诉讼第一人”。但对于这个“第一人”的称号,他自己却觉得“受之有愧”,因为这场旷日持久的“马拉松”诉讼,始终没有接到开庭通知和立案的明确答复。

  “美国墨西哥湾事件发生之后,追究刑事犯罪的检察官第一时间就介入调查,而涉案的英国石油公司也很快拿出200亿美金作为环境赔偿基金。为什么我国的渤海湾溢油事故发生两三个月之后,仍然没有启动刑事调查程序?”

  问题的答案很简单:因为当时遍查中国法律,也找不到一个普通公民能够介入渤海湾污染的法律途径。

  “出师无名”是贾方义碰到的第一个钉子。所以尽管事故发生后,贾方义第一时间向青岛海事法院、天津海事法院以及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了针对康菲公司和中海油的环境公益诉讼,但是却迟迟没有得到反馈。

  民事诉讼法律上的空白,逼得贾方义开始在宪法里面“抠”条款。最终他以公民的名义提起侵权责任诉讼,并在《立案理由论证》中写道:“《宪法》第9条规定:‘矿藏、水流、森林、山岭、草原、荒地、滩涂等自然资源,都属于国家所有,即全民所有;’蓬莱19-3油田所污染的渤海湾属于上述宪法规定的水流资源,其财产权当然属于13亿人全民所有。我是13亿人中的一份子,当然我也拥有我国海洋资源的13亿分之一的财产所有权。”

  贾方义“绞尽脑汁”所想出来的点子得到了媒体的力挺,当年的《北京晚报》甚至整版登出文章表明立场——“渤海湾不属于13亿人,它属于谁?”

  当然,力挺贾方义的还有数以百计的企业,数以万计的渔民,数以亿计的中国公民……不过,即便如此,贾方义所提出的诉讼仍然屡屡碰壁,各地法院不予受理,国内无法立案。

  郭乘希是贾方义的战友,当贾方义提出对溢油事故提起公益诉讼的时候,郭乘希与他一拍即合。当贾方义去渤海湾进行调查并取证时,郭乘希与他并肩战斗;当贾方义将跨国巨头告上美国法庭时,郭乘希与他携手共进。

  时隔8年,回忆起当时的情形,郭乘希感慨万千。她说,当时我国的法律框架下根本就没有公益诉讼这一概念,所以自己对于法院的不予立案早有预见。

  究竟是怎样的执念,成就了贾方义和郭乘希公益诉讼领域“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的身份呢?“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郭乘希回答得干脆。她说,希望通过自己的抗争和努力,推动我国公益诉讼的立法进程。

  贾方义和郭乘希做到了。2012年8月3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修改《民事诉讼法》的决定,增加了关于“公益诉讼”的规定:对污染环境、侵害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法律规定的机关和有关组织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公益诉讼为不特定人群开辟了一条诉讼之路,让公益诉讼师出有名,这是中国法制的一大进步。”贾方义说,针对渤海湾溢油事故所提起的公益诉讼虽然“无疾而终”,但是却在推动法制化进程中“柳暗花明”。

  8年之后,当听到中消协通报首例公益诉讼“大获全胜”消息的那一刻,贾方义再次热血沸腾。他用颤抖的声音告诉记者,又回想起了当年的一幕幕。那种感觉就像一位曾经的拓荒者看到如今的沃野上长满了果实。

  郭乘希却并不满足,她认为公益诉讼“入法”不过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要让公益诉讼真正生根落地,成为保障公民权利和公共利益的强大屏障,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于法有据的公益诉讼,虽然不会让贾方义的后来者们再吃“闭门羹”,却开始了它的另一段“惨胜”之旅。

  特别是在消费公益诉讼领域,很长一段时间里,所取得的成效都是“杯水车薪”。

  在一些地方消协提起的公益诉讼中,有的未受法院支持,有的审理多年仍没有结果,还有的尽管推动了行业整改和相关规范出台,却并非正式的法院判决。

  2016年,吉林“假盐案”成为我国首例胜诉的消费公益诉讼,判决结果为:“被告进行公开道歉。”

  不过,以赔礼道歉告终的胜诉到底能有多大威慑力呢?用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的话说,这就是“为了追回一只鸡,杀掉了一头牛”。

  针对如此“不理想”的结局,很多业内人士开始讨论公益诉讼胜诉后的赔偿问题,但不管在法律层面还是后续处理层面,都涉及太多问题,很难操作。吉林省消协投诉与法律事务部刘亚军曾全程参与“假盐案”,他坦言,在当时缺乏经验借鉴,纯属摸着石头过河的情况下,他们选择这一起典型、明确、易于操作的案件,试水的目的要大于惩戒。

  而放眼全国,无论是吉林,还是上海、江苏、广东等在公益诉讼上有所尝试的地区,其诉求都限定在司法解释明确规定的范围内,最后结果也往往以赔礼道歉或整改、和解而告终。

  “赔礼道歉、恢复原状属于《民事诉讼法》规定的侵害方承担责任的方式。”中国政法大学研究员李伟民表示,并不能仅仅因为处理结果就认为侵害方承担责任过低。但他同时表示,公益诉讼的诉讼请求应当具有前瞻性,所请求的赔偿数额应当足够成立基金账户,从而满足相应数量的受害群体的赔偿请求。

  刘俊海也认为,公益诉讼的最终结果,www.2841.com在发布会上,,绝不能仅仅停留在“罚酒三杯”这一层面,而是要和惩罚性赔偿打好组合拳。

  针对个体维权中“为了追回一只鸡、必须杀掉一头牛”困境所设立的公益诉讼,就像是一把“杀鸡”的“牛刀”。而当“牛刀”开锋之后,它的作用将不仅仅是“杀鸡”,而是为所有需要维权的个体提供一个“搭便车”的机会。

  7月22日,中消协在京召开公益诉讼案件情况通报会。通报称,中消协诉雷沃重工股份有限公司等4被告违法生产销售正三轮摩托车公益诉讼案在法院主持下达成民事调解协议,中消协6项诉讼请求全部实现。

  有关专家指出,该案在司法实践中具有重要的示范意义,是消费民事公益诉讼的创新之举,在公益诉讼制度推进和完善中具有重要的地位。但是,相较于以往,此案更象征着公益诉讼开始告别“惨胜”,迈入了公益诉讼的“更高阶段”。

  针对个体维权中“为了追回一只鸡、必须杀掉一头牛”困境所设立的公益诉讼,就像是一把“杀鸡”的“牛刀”。而当“牛刀”开锋之后,它的作用将不仅仅是“杀鸡”,而是为所有需要维权的个体提供一个“搭便车”的机会。

  在中消协的6项诉讼请求中,第四项最为重要,即:确认被告违法、违规生产和销售的行为,对众多不特定消费者构成了消法第五十五条所述的“欺诈行为”。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教授苏号朋称,这项诉求是此次公益诉讼的亮点和难点。“这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消费民事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并未明确规定的诉讼请求事项,中消协提起此项诉讼请求,较好地实现了消费公益诉讼和私益诉讼的衔接,开辟了消费公益诉讼间接实现补偿消费者所受损失、方便消费者维权、便捷追究不法经营者法律责任的新路径。”他说道。

  需要指出的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消费民事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规定:已为消费民事公益诉讼生效裁判认定的事实,因同一侵权行为受到损害的消费者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提起的诉讼,原告、被告均无需举证证明,但当事人对该事实有异议并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

  “如果法庭确认雷沃重工存在欺诈行为,那么消费者个人提起诉讼时,可以直接援引公益诉讼判决,认定其存在欺诈。”对于上述可供消费者“搭便车”的条款,中国政法大学开放教育管理办公室主任吴景明表示,此项诉求将大大降低了消费者个人进行私益诉讼的举证成本,为消费者的后续私益诉讼提供便利。

  中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郝庆丰说,这一“确认”将成为消费者进行个体维权的依据,可以按照有关法律规定直接提起3倍赔偿,比起“单打独斗”对峙企业,消费者维权将更加便利。

  个体诉讼维权成本高、收益小,而公益诉讼恰恰相反,是一种成本低、效果好的维权方式。尤其是在纠纷金额较小、涉及消费者众多的消费维权领域,公益诉讼是一种保护消费者权益的必要手段。

  中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音江指出,在消费者和经营者发生消费权益争议时,由于消费者单独提起诉讼的成本很高,得到的补偿却很少,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所以最后不得不选择忍气吞声,放弃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权利。

  “三鹿奶粉事件、毒胶囊事件、‘7天速成鸡’事件……”陈音江说,这些侵权事件不仅是只侵害了个别消费者的合法权益,而且侵害了众多不特定消费者的合法权益,甚至侵害了社会公共利益,都可以通过公益诉讼进行解决,而不是由处于相对弱势的消费者来买单。

  中国政法大学研究员李伟民表示,公益诉讼与私益诉讼是并行不悖的,受害方在进行私益诉讼时,可以直接引用公益诉讼的证据乃至判决结果,得到与其损害相应的赔偿,乃至惩罚性赔偿。

  在中消协通报中,要求雷沃重工在调解协议中采取召回、修理、更换、退货等方式,消除此前违规生产、销售的产品的安全风险,并承担相应费用,还规定了雷沃重工所要采取的公告召回方式。

  对此,郝庆丰深有感触。他说,在消费品质量维权领域,公益诉讼有着广阔的应用前景。因为消费品有时会出现批量性的质量问题或缺陷,而且由于其使用人群的分散性和自身价值的限制,提起私益诉讼,往往得不偿失。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也认为,在消费维权领域公益诉讼大有可为。“我们要打造质量强国,实现高质量发展,就必须打好公益诉讼和惩罚赔偿的组合拳,重典治乱、猛药除疴,提高制假售假者的违法成本。”他说道。

  2012年8月3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修改民事诉讼法的决定,增加了关于“公益诉讼”的规定。但是却只列举了“对污染环境、侵害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等行为。

  著名公益律师贾方义说,当前的法律规定将大量的民间团体排斥在公益诉讼之外,而机关和相关组织往往具有官方背景,他们并没有公益诉讼的动力,而具有公益诉讼动力的民间公益团体却没有公益诉讼的权利,这样一来,公益诉讼也很难开展起来。

  李伟民也十分支持这一观点,他说:“这从《民事诉讼法》修改多年,中消协到2016年才开展了第一起公益诉讼可见一斑。当然,这样的主体限制也有着节约司法资源、提高诉讼质量的考虑。”

  目前,公益诉讼既是产品质量和环境污染等特殊领域维权的有力支撑,也是行政执法的有益补充。经过这些年的司法实践和经验总结,适时扩大公益诉讼的受理范围和适格主体,充分运用好公益诉讼,将有助于维护公众利益,维护社会稳定。

  李伟民建议,适当扩大公益诉讼原告主体范围。比如当有关社会团体或个人在请求上述组织提起公益诉讼但未得到回应或被拒绝后,可以自行提起公益诉讼,但需要对和解与调解进行限制,将判赔金额成立基金会,维护受害方的利益。

  公益诉讼全世界的规定基本是三大主体:个人、检察官、组织。2011年,贾方义和郭乘希律师向法院提起首例渤海湾漏油环境维权公益诉讼就是以个人身份提起的,当时得到了公众和法学界群起呼吁和响应。但是在我国民事诉讼法中,以个人身份作为公益诉讼的原告仍然未被认可。

  贾方义说,国外对公益诉讼采取奖励的方式,对损害公共利益判决的赔偿,用于奖励公益诉讼人,以弥补公民个人为维护全体公民的利益所付出的劳动和损失,其审理以维护公共利益作为司法目标,并以保护公共利益的实体法的规定作为依据,在范围上也不以环境、食品作为限制,涉及对妇女、儿童的歧视等宽泛的公共利益的范围,其裁判的法律效力往往得到优先执行,我国应该借鉴。

  关键词

  本文为媒体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Power by DedeCms